雷于蓝对话陈小奇(大量获奖剧目未能流传) (南方日报)

 

雷于蓝对话陈小奇、姚锡娟,讨论文化建设如何让每个人受益
大量获奖剧目未能流传
 
 
  陈小奇

共共商商文文化化强强省省建建设设

 

  编者按

  明天,省委十届七次全会将专题研究文化强省建设,研究并出台《广东省建设文化强省规划纲要》,广东将全面吹响文化强省建设的号角。日前,雷于蓝副省长前往拜访了几位广东文化艺术界名人,他们是陈小奇、姚锡娟、杨之光和黄伟宗,分别是广东流行音乐、舞台艺术、美术界的领军人物和“珠江文化”的学术倡导者。围绕广东文化强省建设的方方面面,雷于蓝副省长与四位文艺家展开坦率的对谈。

  一手写出《涛声依旧》等经典歌曲的陈小奇,被誉为“南方音乐教父”,多年来是广东流行音乐的标志性人物。当年因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连播整本朗诵《红楼梦》而全国闻名的姚锡娟,数十年前从上海来到广东,是广东舞台艺术领域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之一。他们都在改革开放之初的年代成就于广东,并在此后推动着广东艺术的发展。雷于蓝副省长与他们的对话,涉及广东文化强省建设与百姓接触最广泛的部分———以流行音乐为代表的流行文化和以经典剧目为代表的舞台艺术。

  雷于蓝与陈小奇的对谈,从流行音乐的发展切入,探讨广东在创造30年经济腾飞奇迹之后,在文化上应当提供怎样先进的价值观和发展理念?

  与姚锡娟的对谈,则涉及到广东舞台艺术的发展,经典艺术的普及以及时下文化体制改革的现状,进而引发出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广东文化强省建设,归根到底,要还原到对老百姓文化素质的提高上。

  雷于蓝认为,政府有必要创造有利于流行音乐、流行文化发展的大环境,同时,在舞台艺术领域,用经典文艺作品提升普通百姓的文化素质,关系文化强省建设的根本问题———让每个人受文化之益。

流行音乐流行音乐最能体现时代特色

 

  陈小奇: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音乐:民乐是农业文明的产物,表现的是田园诗一样的境界;交响乐是外来的音乐品种,是工业文明的产物,乐器的生产需要工业技术,不同乐器、不同声部的演奏需要统一的指挥协调;在当今信息时代、数字时代,流行音乐是最能体现时代特色和技术进步的音乐形式。流行音乐虽然借鉴了西方的音乐形式,但它完全可以本土化,可以表现丰富的现实内容。每一次重大事件,流行音乐都能不辱使命,都能走在前面,都有出色表现,比如说,汶川地震、非典、奥运等重大事件到来时,流行歌曲都反映出国家和人们的精神面貌和抗争画面,这些是民族音乐和古典音乐做不到的。

  雷于蓝:艺术的发展离不开时代的进步。当今时代,流行音乐最贴近群众、最贴近生活、最受青年人喜欢,是快速反映生活、表现生活的艺术工具。这样一个轻松、高效的载体,不但可以表现流行的、时尚的内容,同时可以承担主旋律的功能。崇高厚重的可以,灵巧舒缓的也可以。我们要处理好民族音乐、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的关系,百花齐放,全面发展,满足不同层面、不同需求、不同爱好观众和听众的需求。当然,流行音乐怎样承载传统文化内涵、怎样更好地弘扬主旋律,需要艺术家更多的思考和努力。

城市文化定位广东最宜平民文化和娱乐文化成长

 

  陈小奇:流行音乐是广东最好的文化名片。有一种说法让人记忆犹新“到广东吃海鲜,听流行音乐”。流行音乐曾经是广东改革开放的标志。改革开放之初,广东文化喷薄而出,广东流行音乐、广东影视在全国异军突起,创造了广东文化的一个辉煌年代。与广东经济发展同步萌芽起来的广东文化,鲜活而且富有生机。后来,大批流行音乐人、影视剧创作人北上,娱乐业中心移到湖南、北京、江苏等地,广东在流行音乐方面出现暂时的黯淡。

  上世纪90年代,经过短暂的低潮后,以网络歌曲和手机彩铃为代表的新媒体数字音乐在广东稳步上升,现在广东又成为流行音乐的主要阵地了。为什么流行音乐独占鳌头的地位失而复得?这促使我们思考广东的文化定位。广东的文化生态最适宜平民文化和娱乐文化成长,这就为流行音乐提供了天然土壤,这是广东文化的特质和强项。

  雷于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广东有特定的历史文化传统。您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文化工作一定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抓住自己的特色,突出自己的特色。没有特色的文化没有活力、没有生命力、更没有吸引力。广东背靠中原,面向大海,自古就有对外开放的传统,开放、包容、变革、创新,一直贯穿在广东人的精神中。正因为如此,当改革开放大潮到来时,广东音乐人才能在流行音乐方面大显身手。

文化价值观流行音乐不轻松

 

  陈小奇:流行文化和流行音乐的发展,不只是行内的事,而是事关重大。李岚清同志当年在南京调研后得出一个结论:搞不搞流行音乐,是关系国家文化安全的问题。你想想,如果我们的孩子们从小听的都不是中国原创的音乐,而是欧美、日韩的流行音乐,那么从小在他们的血液中沉淀的,便是国外的价值观。美国传播它的价值观,除了军事,还有文化产业———流行音乐、好莱坞大片。今天,中国如何将自己的价值观传递给世界?必须借助一种国内外都能接受的大众化的形式,这是流行音乐不应该被忽视的意义所在。

  雷于蓝:您从轻松的流行音乐提出了一个严肃的话题———文化安全问题。用什么样的文艺形式承载我们的价值观?用什么样的娱乐形式吸引青少年?怎样在潜移默化中教育、感染、影响我们的青少年,不但关系眼前,更关系长远,这也给政府提出了严肃的课题,给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严肃的课题,给教育部门、共青团等做青少年教育工作的部门提出了严肃的课题。这个课题需要我们重新认识流行音乐、研究流行音乐、引导流行音乐,使它更好地为文化建设服务,为国家的长治久安服务。流行音乐不轻松啊!

环境与平台广东流行音乐不缺人才缺平台

 

  陈小奇:广东流行音乐走过一段下坡路,仔细想想,那是因为高潮之后“放任自流”,缺少大手笔的整体规划和扶持;唱片业转型,原来广东引以为傲的唱片业成为了夕阳产业;加上,流行音乐人大多是“政府体制外的人”,要取得领导和政府的支持存在一定的困难。现在,广州找不到一个正规的流行音乐演出剧院,大牌歌手来开演唱会都要用广州体育馆。相反长沙、东北等地都有音乐演出俱乐部和固定场所,全家老少一起去看,非常火爆。有了这些演出平台,直接催生了当地娱乐业的火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广东首创音乐茶座,而且有上百个,首创了签约歌手制度,报纸电台电视台搞比赛、评介、推荐、排行榜活动,政府部门积极参与推动,吸引了一大批音乐人来广东发展。那是环境、条件、氛围、平台促成了流行音乐在广东的高潮和繁荣。

  现在,广东聚集了一批流行音乐人,好作品层出不穷,但“歌红人不红”,关键是缺少宣传推介平台。繁荣流行音乐,广东不缺基础,不缺人才,缺的是平台。

  要让流行音乐再掀高潮,大规模、大手笔、花大力气的推介太重要了。比如,广东应该建一个类似“百老汇”的“流行音乐街”,建一批流行音乐演出的剧院和场所,建流行音乐原创基地,吸引全国流行文化的精英和人才。政府要参与,政府要造势,市场做起来了,参与者就会多,产品就会多,交易就会多。流行音乐最容易产业化,美国唱片业占GDP的14%,英国占GDP的11%,我们在发展流行文化的眼界、力度上仍有很多欠缺。

  雷于蓝:我们讨论了这么多,从国家文化安全的长远观点、从建设文化强省的深层次上认识流行音乐,进而扶持发展广东的流行音乐,很有必要。政府要在创造有利于流行音乐、流行文化发展的大环境上有所作为。

广东最适宜平民文化和娱乐文化成长

 

雷于蓝对话陈小奇———流行音乐是时代的声音

 

点睛之笔

 

  陈小奇:上世纪90年代,经过短暂的低潮后,以网络歌曲和手机彩铃为代表的新媒体数字音乐在广东稳步上升,现在广东又成为流行音乐的主要阵地了。要让流行音乐再掀高潮,大规模、大手笔、花大力气的推介太重要了。比如,广东应该建一个类似“百老汇”的“流行音乐街”,建一批流行音乐演出的剧院和场所,建流行音乐原创基地,吸引全国流行文化的精英和人才。

  雷于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广东有特定的历史文化传统。文化工作一定要找准自己的位置,突出自己的特色。没有特色的文化没有活力、没有生命力、更没有吸引力。

来源: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10-07/15/content_6861160.htm

 201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