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流行音乐如何走出低谷? (南方日报)

 

广东流行音乐如何走出低谷?
 
 
 

  核心提示

  “为什么香港流行音乐可以数十年不倒,广东却不行?”“为什么产生过毛宁、杨钰莹等一代偶像的广东流行音乐,近几年没有再产生过影响全国的新人新作?”昨天的《岭南大讲坛·文化论坛》的现场,现场听众的问题纸片般抛向广东著名音乐人陈小奇。

  《岭南大讲坛·文化论坛》昨天迎来第三期,广东科学馆五百多人的礼堂座无虚席,还专门在三楼开辟了直播室,近千人在现场聆听了陈小奇的讲座。现场甚至有84岁的老人前来听讲座,年过七旬的广东歌剧院退休演员区导,特意穿上一身红红的裙子,来到现场向陈小奇提问:“我是一个广东老的文艺工作者,……广东是最新、最早发起流行歌曲的策源地,我们能不能把这个策源地再启动起来?”

  陈小奇昨天主讲的题目是《坚持一个梦想———我的音乐之路》。在大众文化流行的年代,面对越来越多怀有音乐理想的年轻人,陈小奇讲述了自己的选择与理想,并深入剖析了广东流行音乐从发展到衰落的深层原因。但他预言,广东目前仍然是全国搞流行音乐最好的一个地方,因为这里的包容性和商业敏锐度都比其他的地方更好,未来仍可能再抓到一个流行音乐的新苗头,再领风骚。

  记者了解到,《岭南大讲坛·文化论坛》开办以来,吸引到不少热情的听众。信宜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杨常斌专门为了聆听谢有顺的《经济危机下的文化机遇》,头一天晚上坐火车来到广州,在深圳开办文化产业公司的陈少慈也专门赶来听这一场讲座。由于有听众留言希望,除了邀请学术名家之外,还希望邀请一些影视艺术方面的文化名人,本期《岭南大讲坛·文化论坛》特别邀请了广东流行音乐的代表人物陈小奇,除了演讲,他与现场观众的互动颇为精彩。本报记者择其精华呈现给读者。

  观点精华

坚持一个梦想———我的音乐之路

文/陈小奇

 

  音乐让我过得更有乐趣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当时是文革开始以后,我们那个时候是没有书读的,没有书读干什么?那个时候我小学还没有毕业,唯一给我们的一种乐趣就是寻找一种让自己能够过得舒服一点的生活。所以,我当时写字比较多一点,音乐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学习的,当时也买不起乐器,所以只能自己去制作一些乐器,自己制作笛子、二胡,包括自己上山打蛇,当时年少气盛是不太害怕的。到了中学,我是中学的宣传队乐队的队员,到了工厂我是乐队队长,到了大学也是在艺术团里面搞音乐。但是,当时只是觉得音乐可以玩一玩,不是认真的。

  到了我读大学的时候,我选的专业并不是音乐,而是文学。选择文学的原因也不是因为自己不喜欢音乐,而是因为自己没有考上,读中学的时候有想过考现在的星海音乐学院,但是在考的时候糊里糊涂,没有考上。高考我考到了中大哲学系,在去学校的时候我把所有的乐器都扔掉了,只带了一把小提琴,那把小提琴陪伴了我很多年,那是我去河里挑沙,每天八毛钱挑出来的。当时创作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些文学作品,主要是朦胧诗。最后为什么又走回这条路来呢?又是上帝的一个安排,毕业时我原分到文学刊物,但后来这个单位没有了,我必须要重新选择一个单位。阴差阳错,有一个单位需要一个戏曲编辑,虽然我小的时候挺喜欢戏曲,但是当戏曲编辑我不太愿意,因为太古老了。之所以最后接受,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有房子分。为了要房子,我跑到了唱片室,从此开始了我的音乐之路。这么一条路子,说起来中间有好几个波折,其实它也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很自然地走到这条路。到了唱片公司还是要写很多歌词,做一些跟音乐有关的事情,戏曲我们还继续在做,但周边的环境都是流行音乐的东西。全国当时只有两个唱片公司做流行音乐,一个是太平洋,一个是中唱,引进了立体声技术,我很有幸能够在这里实现自己的一些梦想。

  我们为什么还要坚持搞流行音乐?

  我们对广东这块土地有热情,我们不希望我们这一代音乐人一起打下来的广东乐坛这么好的局面就这么轻易地放弃———所以我们一直在坚持,哪怕一分钱也没有,我们照样搞了很多的活动。我们能够坚持到现在搞了这么多年,就是因为广东这块土地适合我们,我们一直在坚持。

  第一点坚持,是因为流行音乐是符合这个时代的、与时俱进的音乐形态。流行音乐发展是在20世纪初,它的背景是电力,大家慢慢发现电可以用在电视上,还发明了麦克风,麦克风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把电力引进到音乐之后,就产生了流行音乐,它的特征一个是用话筒演唱,一个是电声乐队产生。就是现在的电吉他、贝斯、架子鼓等,包括后来的电子和声器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在这个背景下发展起来的,它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第二点坚持,是一种以人为本、符合人性的平民音乐,是时代和社会的需要,也是人类丰富的精神生活的内在需求。这里面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古典音乐的特征跟流行音乐的特征,有很大的不同,古典音乐是贵族性的,流行音乐是平民的,这是他们最大的不同。我们从它的音乐结构上来看,古典音乐是很精美的音乐,它需要很完美的和声整体,包括一个很好的主题去发展它。而流行音乐很简单,是易学易唱的音乐结构,因为它要卖钱,必须是让人家容易接受的音乐。

  第三点坚持,是一种南方的审美趣味和审美观念,是发展社会主义多元文化艺术的需要,也是体现地域文化价值的需要。南北文化有很大的不同,北方按照它的中原文化的脉络延续下去。北方出现的是《木兰词》,南方出现的是《孔雀东南飞》。《木兰词》表现的是英雄主义,《孔雀东南飞》表现的是儿女情长。为什么南方的文学有这么多委婉的东西?南方没有那么冷,不喝酒,喝茶,这就是茶文化跟酒文化的不同,这就造成了两种审美风格,北方是很粗爽的,很直率的风格,而南方是很内敛,很优美的,这是南北之间出现不同的风格。我们现在发展的是多元文化,我们需要百花齐放,一花独放不是春,全国都种牡丹花好看吗?只有品种很多才好看。

  记者访谈

广东能否打造出一个百老汇?

 

  记者:这几年,您几乎退出了流行音乐的一线创作,为什么?

  陈小奇:几乎不创作了,只是偶尔给企业和一些活动创作。音乐是一种产业,现在唱片业已经不行了,需要靠包装。流行音乐是产业的基础,如果没有就是沙土建筑。广州曾经有70多家音乐茶座,都只放流行音乐,养活了很多乐手,但是现在广州,几乎产生不了好的流行歌手了,因为大家都唱卡拉OK,老百姓都自己唱了,不听别人唱了。现在的广东,好歌手都不过来了,吸引力不够,在北方不少省份都还有欣赏流行音乐的场子,广东找个流行音乐的剧场都找不到。

  广东的流行音乐没有歌手,没有市场,已经到了一个节点上。以前的广东唱片工业发达,但是现在很萧条。

  另外一点,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的歌,我们已经写不出90后所需要的歌曲。这个变化很快,80后也许还能接受我们这种风格,但90后不行,也许等他们长大后可以。我个人认为,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创作,当然不希望出垃圾,但是个人之力很难起作用。现在的话语权由网络主导,什么“拍砖”啊,我们会吗?

  记者:前几年,广东流行音乐因为网络歌曲复苏了一下,未来还有没有希望?

  陈小奇:我说广州是花城,只开花不结果。很多流行现象往往在广州最先开始。不说最早的流行音乐,前几年的网络歌曲比如《老鼠爱大米》,最先是广东推出的,广东的商业很敏锐,最先在网络上发掘了歌手,给他们推出唱片。广东又有最多的手机用户,所以主打彩铃,最火的时候就是前两年,10首里有七八首是广东推出的。

  但一眨眼,北方一觉醒,广东就打不过了。广东究竟只是一个地方,不是中心,如果没有政府特殊政策的话,很难被打造成中国流行音乐的乐土。

  记者:现在全国音乐人都聚集在北京,大的国际唱片公司也瞄准了北京作为内地市场的中心,广东还有没有希望?

  陈小奇:省委目前提出要建设文化强省,这是个福音。有一个好消息,前一段时间,我听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准备在全国三个地方设立三个音乐基地。北京主打严肃音乐,上海主打民族音乐,广东主打流行音乐。但这个基地建在深圳,广州没有人接,因为缺乏相应的财政支持。对比起广州,深圳一个区一年出3000万,成立原创音乐基地。每首歌给50万推广费用,如果推广的效益好,再有其他奖励。这样的力度吸引了国家注意,可是为什么聚敛了诸多岭南音乐人的广州却做不到?

  我建议,能否搞一条像百老汇似的娱乐街?如果有的话,就会集中起来,包括酒吧、小剧场等,一条这样的街,很有特色,也有条件。借助音乐一条街,筑巢引凤,做市场也需要成行成市。广东的平民文化底蕴很浓厚,更有娱乐的兴趣,商业文化发达,还是大有希望。新的文化因素一出现,就像当时的网络音乐一样,只要能抓住,一样还可以再次崛起。广东音乐拿什么和别人比呢?古典的比不过北京,民族的比不过上海,能叫板的就只有流行音乐了。只要我们足够重视,营造好的产业环境,人才自然就来了。

  现场问答

  提问:您的主讲题目是“我的梦想”,目前有不少像我们这样的中小学生都在学习音乐,但是其中也有一部分的人半途而废,放弃了学习音乐,您觉得我们应该怎样才能够像您这样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呢?

  陈小奇:我觉得没有必要让所有的人都去学音乐,并且一辈子去学音乐,学音乐有个人兴趣的问题,有天分的问题。不是说没有音乐我们就活不下去了,没有音乐你可以选择其他的娱乐方式,所以,音乐不是唯一的选择,只是众多选择中的一种,你在音乐方面有天赋的话,这样坚持下去才会有很大的成就。如果说本身就不是很有兴趣,我看到很多的小孩子在学音乐的时候都是被父母逼的,我觉得这样很不好,没有必要。

  如果他真的有兴趣,并且有天分的话,就是你的毅力跟恒心的问题了,坚持肯定是很重要的一块。

  提问:现在很多流行音乐比赛比较火爆,但是这些比赛都要求参赛者是自己演唱的,但是这样就限制了一些爱写词曲的人,我想问一下,他的作品出路在何方?

  陈小奇: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流行歌曲并没有很多的刊物,我知道原来全国有两个刊物是可以发表流行歌曲的,《通俗歌曲》、《流行音乐》,是河南、河北搞的两个刊物,现在我很少看,不知道还存不存在。其他的就比较少了,各省的音乐刊物基本上由音乐家协会主办,但是全国的音乐家协会都不太支持流行音乐,除了广东是个例外。广东也只有《岭南音乐》,流行音乐作品在刊物发表是很困难的。以前发表的途径是给唱片公司,但是现在唱片公司也很萧条,日子不好过,可能网络是现在比较好的途径。

  专题撰文(除署名外):

  本报记者/李培实习生/潘月圆

  

  摄影:李光华

 

来源: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09-07/26/content_6767621.htm

 200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