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点一线—指向新中国流行音乐

       岁月留声,如歌岁月。当代中国流行音乐正好比共和国母亲怀里孕育的儿女,为我们见证着新中国的革新与壮大。伴随着改革开放这个历史性的转折年代,当代中国流行音乐诞生了,而我们这一代音乐人也正好成为了新中国流行音乐的创造者、亲历者及见证者。

       邓丽君,我想是当代中国流行音乐在启蒙意义上最为关键的一个名字。上世纪70年代末期,阔别中国大陆数十年的流行歌曲随着邓丽君“甜蜜蜜”的歌喉重新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在心理需求和生理需求的双重召唤下,包括我在内的几乎所有青少年都在一夜间成了流行歌曲的信徒;而毗邻香港的广州得天独厚地成了新中国流行音乐的桥头堡和根据地,遍地开花的音乐茶座与音像制品以迅猛之势急剧地影响并改变着新时期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我所熟悉并扎根的岭南,有着全国其他地方都无法比拟的开放氛围及宽松的文化环境。广东人“敢为天下先”的性格及平易近人的文化特质,注定与流行音乐的大众化及时代性不谋而合,这也正是为何广东能创下当代中国流行音乐众多第一的关键所在:1977年的第一支轻音乐队,1978年的第一个音乐茶座,1979年的第一家引进立体声技术的影音公司,1985年的第一个流行音乐创作演唱大赛,1987年的第一个电台流行音乐排行榜,1990年的第一个流行音乐学会,九十年代初率先运作的签约造星工程,九十年代末的网络歌曲推广,二十一世纪的新媒体音乐彩铃……作为与北京并肩而立的中国两大流行音乐原创基地之一,广东的创新与先行无疑为新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奠定了最为坚实的基础。

      1986年,《让世界充满爱》百名歌星演唱会在北京吹响了大陆流行音乐的第一声集结号;八十年代中后期的“西北风”,完成了大陆流行音乐创作本土化的第一次奠基;而在九十年代初期随之而来的以岭南为代表的新生代歌手及歌曲的出现,则使大陆在世界华语流行乐坛中具备了分庭抗礼的能力;九十年代末至二十一世纪初,一批优秀的网络歌曲及音乐彩铃等新媒体歌曲的横空出世,既预示着平民文化的崛起,同时也预示着一种全新的音乐产业正在转型的阵痛中悄然来临;而2007年开始的“金钟奖全国流行音乐大赛”,则意味着流行音乐这种民间文化正在登堂入室,得到了政府及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可与肯定……

      流行音乐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新鲜、时尚的音乐形式,它使音乐从殿堂回到了民间,并在其坎坷的进程中形成了自己的核心价值,那就是对个体生命的尊重,包括它作品中强烈的民本精神、演唱和表演的个性化及受众的个体选择权等等。流行音乐对于一个社会的进步、对公民意识的培养、对人的个性化塑造、对人性的终极关怀,为一个民族的个性重铸和重新昌盛,做了一个很好的文化上的注解。它所承载的社会记忆和文化记忆,已经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成为我们民族文化基因的一个重要部分。  如今,流行音乐已当然地成为了这个社会和时代的主流音乐,如何使流行音乐这种大众文化形态去承担民族文化发展与传承的使命,有效地传递国家的核心价值观,保证国家的文化安全并使其传统文化链不在海外芜杂的大众文化的冲击下嘎然断裂,这正是中国流行音乐在二十一世纪所要面对的文化担当和历史使命。

      启蒙—创造—发展,我们在共和国改革开放的枪杆子上找准了新中国流行音乐的坐标。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