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活泼泼的鱼—网络歌词读后感

       感谢陶沙先生和《青年歌词》,给我电邮了这一本精选了的《网络歌词》集,让我这只菜鸟得以一口气接触到这么多鲜活的网络歌词。

在我看来,新中国的歌词创作群大约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建国后的三十年,这个阶段的歌词作者可称之为“刊物作者群”,其作品大部份在刊物等平面媒介上发表;第二阶段是开放改革以来的“音像作者群”,其作品大多通过音像制品发表,他们的特点一是为录音而创作,二是为市场而创作;第三阶段是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以网络的普及为背景的“网络作者群”,这是最自由的一群,他们随心所欲、无拘无束,既没有被权力机构枪毙的担忧,也没有职业化创作的压力。他们大部份都是歌词创作的业余爱好者,所有的创作都只缘于内心的冲动和表达的需要,他们这种创作状态无疑为我们的词坛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歌词该怎么写,好歌词的标准是什么?现在是越来越让人困惑了。尤其在权力与资本不断地渗入词坛的今天,我们似乎已深陷入一种集体失语的尴尬处境之中。充斥于各类主流媒体的伪劣词作铺天盖地而来,歌词文本的尊严与终极的价值被挑战得体无完肤,只要能谱曲、录音并能借助各种力量不断播放的就是好歌词的观念几乎已成了共识。

      幸好,我们还有网络。

      在这里,词作者们如鱼得水,象一群活泼泼的鱼自由自在地遨游着。他们自由地创作、自由地发表、自由地被点击、自由地被欣赏、自由地被评判。“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观念在这里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八千万网民对歌词的选择在这里得到了最公正的表达。

      这是一场革命,也是一场颠覆,对传统歌词发表和认知体系的一场颠覆。

      在这本由数十个音乐网站的斑竹们推荐并精选出来的网络歌词集里,我欣喜地看到了很多不熟悉的名字和很多目前尚未在社会广泛流传的优秀作品,其中许多丰富的想象力、精妙的构思使我在看惯了那些所谓主流作品(我的好友、著名词作家陈洁明曾很精辟也不无揶揄地把它们归纳为“春联”歌曲)之后突而其来地激动了一把。坦率地说,这批歌词所带来的新鲜感觉在我们的主流媒体中早已久违多年了。

      歌词作为音乐文学,其特点在于除可阅可读之外,还须可唱可听。这个特点决定了它与一般纯文学不同的评判标准。文学界用前者作标准,总觉得太浅显,圈外人用后者作标准,觉得谁都可以玩,所以写歌词的人很难拿歌词去评职称。但这并不妨碍“全民大炼钢铁”的歌词创作运动,无论如何,歌词爱好者的膨胀总是好事情,只是我们需要一个筛选机制而已。以前靠的是编辑、导演,有了网络之后靠的是全民公决,这当然是一种莫大的进步。而形式的进步必然带来内容的进步,其中最重要的进步就是常常被我们忽略的“真实性”。

      我所说的真实性,指的就是真实地表现和反映属于这个时代的民生百态及最广大平民百姓的喜怒哀乐和所思所想。我们的歌词如果游离于这些内容之外,那就不是这个时代的歌词,也只有这样的歌词才能真正地表达民众的心声,才能让今天和明天的人类真正地解读我们这个特定的时代。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歌词真实性的全部价值所在。

      在这点上,借助于网络这个无边际的发表平台所推出的网络歌词,确定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我相信现在和以后的网络歌词,经过大浪淘沙式的积淀,必然会为这个时代积累下一大批优秀的作品,并从中产生经典从而成为文化传统的一部分。

      钢铁就是这么炼成的。

      当然,这批歌词尚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部分作品尚嫌稚嫩,一些遣词用句也还有待推敲,但重要的是,他们形成了一支歌词创作的生力军,他们使网络成为了一个不被少数人所操控并自觉地、充分地表达民意的歌词创作主战场,他们为我们建立了一个歌词质量评判体系,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展示了中国歌词发展的强大的生命力,他们展示了拥有未来的无限的可能性。

      因此,我为他们喝彩,为这批活泼泼的鱼喝彩。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