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尊严—致汶川

五月的汶川

山明水秀

日朗风清

 

汶水在山间穿行

带着大禹故里的问候

带着汉藏羌回各民族的风情

牵引着游人的目光

 

川西交出了锁钥

西羌打开了门户

云朵上的城镇和乡村

一如既往地古朴、安详和静谧

 

没有人会相信

你竟会招来苍天的妒嫉

让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颠覆了你千百年的美丽

 

2008年5月12日

下午14时28分

一个让历史定格的时刻

伴随着一场8.0级大地震

降临在你惊愕的土地

 

此刻,中国西部

十几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

山崩

地裂

天空变色

河水断流

房屋倒塌

城镇消失

交通瘫痪

通讯断绝……

 

水库边钓鱼的老人

被湖水卷进了深渊

公路上观光的汽车

被泥石流深深地埋葬

住房里闲适的妇女

被屋梁压住了躯体

矿井下忙碌的工人

被巷道锁住了生机

而那些孩子啊

正在学校里读书的孩子

成千上万个孩子

竟在这一刹那

成了废墟下的冤魂……

 

这一刻

汶川在流血

四川在流血

甘肃、陕西、重庆在流血

而中国和世界

在流泪……

 

 

 

泪眼中

我看到——

那么多的老师

为了救出学生

多次往返于危楼之中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也伸出双手

用自己血肉的脊背

支撑着塌下的横梁和塌下的天空

守护着身体下面那些幼小的生命

……

他们死了

像一尊尊青铜的塑像

告诉我们什么叫为人师表

什么叫师道的尊严

 

泪眼中

我看到——

那么多的母亲

为了襁褓中的孩子

用柔弱的肩膀

抗击着冰冷的钢筋水泥

在绝望之中

一位母亲让婴儿吮吸着自己的乳头

传递着生命中最后的能量

一位母亲则在手机上

留下了最后的语言:

“亲爱的宝贝

如果你能活着

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

她们死了

像一座座矗立的丰碑

告诉我们什么是至爱

什么是母性的光芒

 

泪眼中

我看到——

那么多的孩子

为了生命

选择了坚强

他们在废墟下互相鼓励

一起唱着喜爱的歌曲

饥渴时

他们喝自己的尿液

甚至咬破腮帮喝自己的血

恐惧时

他们打开手电筒

在课本上阅读着希望

……

他们等待着

像一棵棵匍伏的绿草

告诉我们什么叫永不放弃

什么叫生存的力量

 

 

 

此刻

“抢救生命”成了最大的主题

 

震后仅仅10多分钟

我军第一支救援队

就踏上了征程

震后不到两个小时

温总理带着总书记的嘱托

带着中央“一切为了灾区”的号召

立即飞往成都

亲临震区

指挥着这场艰苦卓绝的

抗震救灾大会战

 

部队在行动

医疗队在行动

志愿者在行动

共和国在行动

70多位将军

18万官兵

几万名医护人员

数十万辆自发赶来的私家车

300多万志愿者

从祖国的四面八方

跋山涉水

不期而至

没有时间伤心

也没有时间流泪

只为了心灵深处的震撼

只为了灾区那些生命

那些无助的眼睛

 

灾区已成孤岛

满目疮痍

到处都是塌方

而路,在哪里

蜀道难

难于上青天

可是此刻

它不是文人和怀才不遇者的蜀道

它是救援之路

是灾区的生命线啊

 

短短的几天

在一双双破裂的手掌中

在一双双涨满血丝的眼睛里

在一个个疲惫而坚强的身躯下

终于

天堑变了通途

这条大动脉的每寸土地

是用人民子弟兵的血汗铺成的

是用惊天动地的意志铺成的

是用无坚不摧的信念铺成的

 

与此同时

各支医疗救援小分队

已经徒步急行军

翻山越岭

进入了各个目的地

没人说得清楚

他们是怎么进去的

只知道他们几天几夜没有合眼

随身只带着急用的药品和食品

而那些食品

他们都给了伤员和灾民

自己却去挖野菜充饥

 

人们都这样说

在大灾大难面前

最早见到也是最常见到的

一定有两种人

一种是橄榄绿

一种是白大衣

是啊,抢救生命

救死扶伤

他们正是中国政府和人民

爱心的两翼

 

 

 

生命

在废墟下奄奄一息

余震

仍在继续

面对惨绝人寰的场景

一场惊天大救援

就在这里

留下了

气壮山河的记忆

 

一位救援的战士

因房屋有可能再次坍塌

被战友们死死拉住

他跪在地下哭喊着

“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

我还能再救一个“

这揪心裂肺的哭喊

让整个世界为之动容

这就是我们的子弟兵啊

危险面前

心里只有老百姓

 

一位当地的干警

一身伤病仍不离不弃

四次被送进医院抢救

醒来后又跑回现场救人

他救出了100多名学生

而他的亲生儿子

就在他身边的废墟中哭喊

“爸爸,我好痛,救救我”

为了更多的生命

他分身乏术

只能强忍泪水

看着自己的孩子停止了呼吸

这就是我们的公安干警啊

手心手背

一样的骨肉深情

 

一位广东的老板

当地震的噩耗传来

就在第一时间

率领着自己的长臂破墙机车队

放下所有的工程

星月兼程

义务奔赴救援最前线

短短几天之内

用这批震区最紧缺的机械设备

协助拆除了难度极大的

二十几栋危楼

在虎口中救出了一批生命

这就是我们的老板啊

朴朴实实

又如此可亲可敬

 

还有

还有很多很多写下了遗书的英雄

很多很多站在最前列的共产党人

很多很多撼人心魂的画面

很多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在死寂的废墟中

在哭泣的土地上

在令人窒息的空气里

默默地出现

默默地随风前行

我们无法全部说出他们的名字

但是

天知道

地也知道

人们心中都知道

那是一种至真至善的人间正气

那是一股至刚至烈的天地豪情

 

 

 

这段时间

我们的话题

总是离不开那些孩子

那些祖国的花朵

未来的精灵

他们那么弱小

那么稚嫩

他们那么无辜

又那么无助

 

当劫难突然降临

他们会如何接受

这残酷的命运

在生与死的关口

他们又会如何经历

这童贞的洗礼

 

那是一个12岁的藏族姑娘

当教学大楼坍塌时

她是队伍里面最后的一个

死的时候还搀扶着一位同学

她是班长

是少先队的大队长

可她还是一位短跑运动的获奖者啊

她本来可以跑在最前面的

 

那是一个小学生

一个浑身淌着血

被压在砖石中的小男孩

当生还的惊喜出现时

他对救援者说

“叔叔,我不慌张

你先救他们吧”

几个小时之后

身边的十几位同学全部脱险

他才最后一个被救

而他本来是可以第一个出来的

 

那是一个小学女生

双腿被压在横梁下

为了生存

她无奈地接受了现场截肢手术

当她被抬出废墟时

她含着眼泪问医生

“叔叔

我是不是最勇敢的”

她关心的

只是她的表现

是否影响了人们的救援

 

而另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双脚都被卡住

浑身淌着血

可她仍在用奶声奶气的声音

唱着“两只老虎跑得快”的童谣

为救援人员打气

她说

“叔叔,我不怕

你们不要担心”

……

 

在这些孩子面前

我泪如泉涌

因为他们的勇敢

也因为他们的善良

这些90后和新世纪后出生的

可爱的孩子们

这些在劫难之后纷纷表示

长大后要当医生和警察的

孩子们

让我们在褪色的天地间

看到了一抹暖暖的亮色

烫热了我们的胸膛

而那位获救后在担架上敬礼的三岁男孩

那高高举起的右手

更让我们感受到

一种民族血脉中传承着的

崇高与庄严

 

 

 

“一切为了灾区”

“要钱给钱

要物给物

要人给人

要血给血”

一场全民族的爱心大行动

满载着所有急需的物资

由公路、铁路、民航

绝尘而来

此时的灾区

已成为全国人民

所有话语的唯一主题

灾区的一举一动

都成为中国乃至海外

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

 

一顶顶帐篷

一排排板房

一车车的食物和衣被

一箱箱的药品和血浆

伴随着几百万的志愿者和

几百个亿的捐款

涌到了灾区

 

那些天

全国几乎布满了捐款箱

从上亿的支票

到几分钱的硬币

人们用不同的数额

不同的方式

表达着同样的关切

 

一个五岁的小孩

把储蓄罐里一角一角的硬币

都倒出来

他说要用这些钱

给灾区买一台挖土机救小朋友

他不知道挖土机要多少钱

他只知道

这37.8元

是他的全部积蓄

 

同样是30几块钱

那是一个残废的10岁孩子捐的

他是个乞儿

钱是他乞讨来的

是他当天全部的“收入”

他以手代脚

艰难地来到捐款箱前

神圣地捐款

这一刻

他没有想到

他也是个需要救助的人

 

还有一个拾荒者

从一身破洞的衣服口袋里

掏出了八个硬币

这八块钱

是他那天捡了八十个矿泉水瓶

换来的

他低着头,有些自卑

因为他觉得身上很脏

可是兄弟

你不脏

你的心

像银子一样纯净

 

城里的血库早已爆满

义务献血的队伍

仍排得很长很长

有的人一天排了几次队

他们说

“我们拿不出多少钱

可我们还有血

就让我们尽点力吧”

一袋袋的血浆

就这样远赴千里

把不同的生命

通过血管紧紧地融汇在一起

 

志愿者还在募集

联系电话早已爆机

即便是医疗专家志愿服务队

也只能以抓阄的方式

抽签决定谁留谁去

大医至诚

大爱无彊

他们只希望

用自己的双手

延续更多的生命

帮助更多的姐妹兄弟

 

一位网民在网络上写道

“再小的爱心

乘以13亿

也能感天动地

再大的天灾

除以13亿

也就变得微不足道”

 

五月的中国

五月的中国人民

在手腕上系满了红飘带

绿飘带、黄飘带的人民

在二OO八年经历了

众多考验的人民

就这样

在炽热的爱心中

站在一起

以生命的名义

站在一起

 

 

 

震后第七天

公元2008年5月19日

下午14时28分

 

防空警报拉响

汽车、火车、轮船、汽笛长鸣

交通静止

大街上行人停下脚步

所有国旗缓缓降到旗杆的半端

 

中南海一片肃穆

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

臂带黑纱

胸结白花

和全国人民一起

为遇难的六万多个亡灵

为逝世的六万多个公民

排队肃立

默默致哀三分钟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首次为普通百姓

设立的全国哀悼日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首次为自己的公民

举行的全国性葬礼

 

整整三天

共和国屏住了呼吸

到处一片寂静

报纸失去了颜色

就连互联网

也只有黑白的页面

这个时候

也只有至纯的黑与白

才能寄托人们的哀思

才能使人们模糊的泪眼

变得清晰而明净

 

教室里

一串串千纸鹤

是孩子们用心折叠的

折叠得象祈祷一样整齐

它一定会飞

飞到灾区小朋友那里

告诉他们

城里孩子的思念

 

广场上

一支支点亮的蜡烛

围拢成大大的“心”字

温暧着夜空里

那些逝去的生命

成千上万的人

步履轻轻

只怕那些声响

打扰了

天堂的宁静…………

 

此刻的汶川和所有的灾区

重建的家园正在规划

几百个亿的援建项目正在签署

板房里的学校

又开始传出了

琅琅的读书声

乡村里的人们

也开始了新的耕耘

生命的炊烟又在这里袅袅升起

梦没有丢失

他们的梦

是和这片土地联系在一起的

有梦的日子

就有希望

 

他们是劫后的幸存者

他们尊严地活着

虽然他们无法抵御暴虐的大自然

但是他们可以选择坚持

在生与死之间的坚持


 

在失去一切之后的坚持

在自尊、自爱、自强之中的坚持

 

一位在灾难中失去七位亲人的护士长

对每一个病人的安慰都是一句话

“一定要挺住

因为你还活着”

 

活着

就是对死者最大的安慰

活着

就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活着

就是对相助者最大的回报

活着

就是对命运最大的抗争

 

“汶川,挺住”

“四川,雄起”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

回荡不息的呼喊

正催生着一次

壮丽的涅槃

这是汶川的涅槃

也是四川的涅槃

更是共和国的涅槃

 

多难兴邦

在这次历史性的涅槃中

中国人民收获了

一种公民意识的觉醒

人民政府获得了

一种崭新的国家政治文明

一条家庭般的精神纽带

把中华民族凝聚在一起

而这条纽带

是由无数个普通而平凡的

生者和死者的尊严结成的

 

就这样

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

为我们留下了

一段关于生与死的对话

一段关于过去和未来的对话

当然,还有很多

关于生命尊严的思考

在那些持续出现的余震中

隆隆轰响

……

 

写于震后一周月前夕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