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奏鸣曲

第一乐章  春天的召唤

 

露水打湿的清晨

我走出原始的山林

轻轻捧起

第一缕春天的阳光

洗刷着满身

古老的铜锈和苔藓

解冻的小河对我说

你去吧

 

于是,我把郁闷和忧伤

一齐喷向森林

喷向永恒的天空

互相格杀的回声碰撞着

象抖落黑暗的翅膀

冰凌崩溃了

发出空谷的轰响

 

我拾掇着霜花的音符

把它托给自由的风

托给跳动的阳光

融化的雪水从灰暗的树枝上

垂下千百个欢乐的竖琴

轻快的旋律追逐着笑声

掀动农妇古老的黑头巾

飘进牧童清新的短笛

……

 

 

第二乐章  沉重的黄昏

 

山那边,有片小草地

那曾是我唯一的天空

象蒲公英飞出鼓起的嘴唇

我扯起缠着噩梦的风筝

在狭窄的空间里漂泊

那是没有尽头的小路

是小木房里妹妹的红头绳

 

疲倦的梯田抽搐着

象爷爷额头上的皱纹

岁月在上面凶狠地犁过

只留下谎言和不幸

我用木头钻出的火

播种磨盘一样的星星

播种爱情

秋天喘着粗气

为我捧出一片汗水染黄的秃岭

 

那片古墓般的石场

迸发过希望的雷声和电闪

我用铁锤和凿子

在灰白的石壁上

挖掘僵硬的思想

砸碎的石子咀嚼着痛苦

独轮车载着摇晃的祈祷

垒起一座又一座

高耸的神庙和殿堂

 

沉重的心

在冷酷的天空下面翻滚

象破裂的船

找不到风暴后的港湾

一阵雷声滚过

敲响庄严的丧钟

驱赶着白色的畜群和黑色的人群

驱赶着诞生又死亡的落叶和树

驱赶着月光下的童话

我是三叶虫

在化石里挣扎

真想出去,哪怕是爬

星星神秘地告诉我

外面有一个明亮的世界

可是,路口的界碑上

蹲着司芬克斯

我猜不透它的谜

 

 

第三乐章  生命的骚动

 

我寻找遗失的梦

在我的王国里寻找

大雪压落冲浪板的三角帆

只留下赤裸的树干

那是我的桅樯

我象小路在星光下延伸

深陷的足迹在沼泽地

写下探索的诗行

 

为了大雁整齐的队形

为了生命溢出冰川纪的河床

我渴望着

大海一样广阔的天空

让我的呼喊

沿着流星的轨迹

自由叩打宇宙的门窗

然后,化一阵闪光的陨雨

给森林千百个大睁的网眼

 

既然每颗心都是一个世界

既然每个世界都有生机

那么,我不信

枯藤变成绞索

就能吊死初生的月亮

树枝连成栅栏

就能禁锢绿色的风

蘑菇撑起阳伞

就能放逐萤火虫的梦

 

知道么?乌鸦

不要用黑色的羽翎凃写一切

暖流已在冰层下喧哗

一直流进大山深处

化成奔突的地火

吐出嫩小的芽

象一面面绿色的旗帜

扑打着严冬

墓碑般神圣的脸颊

沉睡的大山烦躁了

愤怒隆起的背脊和臂膀

摇撼着每个洞穴和村落

象扭曲了的灵魂

在重压下寻求伸展

它听到地下水的声音

 

 

第四乐章  庄严的启示

 

当第一声鸽哨

象蜜蜂在我心头微微颤动

当第一片曙色

揭开我迷惘的眼帘

我便用理性的眼光

审视着自己

审视着机器人和古猿般的头颅和身躯

 

残雪惊惶地遁逃

带走了所有的秘密

透明的天空

有我闪动的眼睛

充满光波的世界里

我看到了身后

历史和世纪的阴影

 

是告别的时候了

我走出山林

宇宙向我开放

春天把生命的颜色

注入血管

注入奔泻的江河

太阳把金色的种子

撒进平原

撒进我舒展的心田

 

呵,这个庄严的时刻

我真想

用头作铁犁

重新耕耘这片原始的大地

我真想

用大脑的火种

烧掉这古老的腐朽和神奇

飞速后退的地平线

不能终止

 

于是,我把灼热的诗

深深埋进大山的胸膛

我期待着天空的召唤

期待着一道闪电

期待着一串炸雷

我将以时代的名义按动电钮

进行一场使历史战栗的

惊天动地的定向爆破

 

那时,我将和春风一起

和新兴的太阳城一起

和所有的生命一起

高唱生活的颂歌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