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线谱,我的土地

五线谱啊

我隔绝太久而魂牵梦绕的土地……

 

黄昏和夜晚已被无情地放逐

这是黎明

蓝天正在启明星召唤下上升

我举起承受着时代和生活的

微微颤动的手

在这块布满高山和峡谷的土地上

庄严地播下一颗灿烂的音符

一个冷藏了漫长岁月的希望

 

土地终于苏醒

去而又来的季候风

用大雁的翅膀打开你天空般广阔的胸膛

荒芜和枯裂象无数个破碎的梦

在渐弱的泛音中悄悄离去

于是,你用进行曲般坚毅的笑容

接纳了我深沉的爱

 

不必诉说我们彼此的不幸

即使永恒的沉默也孕含着生机

当通红的果实象心

象连接天地的不倒的和弦

在土地上高高屹立

当绿色象风、象野草

在你身上狂放地奔跑

揭开岩石压迫下的每一个古老的秘密

我们便将沿着优美的音阶

走进属于我们的季节

 

因此,我播种

我用失而复得的理性

播种自己

我愿是一颗饱经磨损而倔强地发出光泽的音符

一颗苦苦眷恋着土地的种子

不仅仅为了成熟和收获

不仅仅为了解释过去被否定被埋葬的一切

也不仅仅为了呈示春天的美丽

活着,并且把生命的旋律交给这片土地

这就是我的全部价值和意义

 

五线谱啊

我古老而永不下沉的土地

 

不记得是什么年代了

只知道

我在冻僵的长夜中走向篝火

走向篝火旁弯弓般围拢着的

燃烧着野性的呼喊

于是,月色变得柔和

首饰和镯子摇晃着

发出优美的声响

 

在骊山脚下

在阴湿的工棚和墓窟中

我捡起苦役中摔碎的劳动号子

于是,眼睛有了光芒

不该失落的歌声和火种

重新和暗淡的星星一起出现

 

甚至,我走向寺庙

走向黑压压的墓塔林

晨钟暮鼓敲打着空寂

给超脱的心灵带去茫然的满足……

 

我在历史灰暗的长廊中走着

石器和青铜已成为壁画上的陈迹

我用岁月的流水冲刷自己

我的笔是一支忠实的拐杖

支撑起我颤巍巍的身体

文明和野蛮伴随着我

吵吵闹闹地走着

 

土地仍在呻吟

甚至梦中也在哭泣

那被蛇一样的人工运河紧紧锁住的梦啊

在孟姜女持续了两千年的哭声中

长城正一片片地剥落

即使伯牙、即使飞天

也无法将泪痕抹去

 

而我没有消失

我在你轻轻托起的掌心继续出发

生存不是归宿不是目的

我的性格属于寻觅

 

在黄河雄浑的大合唱中

在弹壳里吹出的豪迈的笑声中

在紫禁城外英雄般矗起的军乐声中

我找到了我真实的土地

找到了我世纪般崭新的生命

 

从此,我们的命运和歌声

就这样紧紧连接在一起

那和阳光一起覆盖着你的无数面绿色的旗帜

是我们为了这个世界而共同发表的宣言

纵使粗野的风雪能将我们掩埋

而英勇的葬礼进行曲

仍将一次次宣布我们的再生

 

五线谱啊

我宽广无边而壮丽辉煌的土地……

 

就在这无边无际的土地上

我升起来了

象一个鲜亮亮的太阳

依依不舍地离开地平线

然后,曳着一道金红的光芒

一道沿着高山和峡谷自由延伸的正弦波

吹奏起早晨迷人的主旋律

 

我在五线谱上奔跑

和历史一起

奔跑在这复活的土地

奔跑在这连接着全世界的土地

 

小号吹响了

我从闪亮的号角中出发

沿着环形的跑道

举起无数个祝捷的花环

手风琴拉平了皱折的岁月

让施特劳斯娴熟的舞步

在每个城市和乡村旋转

弦乐队竖起千百支桅杆

让追求和丰收扬起风帆

在每个不眠的窗户出航

 

我演奏华丽的电子琴

把亲切的祝福摆上每个音乐茶座的桌面

我播送宽广的立体声

给每个家庭送去贝多芬英雄的交响

我敲打热情的爵士鼓点

给日子打上数不清的逗号

我把德彪西紫色的月光

滴进每一个香甜的梦乡

 

我是音符,我是种子

我是灿烂的太阳

既然生活的鸽哨已经吹响

海滨浴场涌起那么多年轻的波光

既然封闭的土地已经开放

心灵再不必躲避高墙冷酷的目光

那么,我将放声高唱

让我的乐思象火山,象喷泉

从地心深处坦率地喷涌而出

给翠绿的大地

送去果实、幸福、富足和微笑的女中音

送去磅礴的交响乐和多情的小夜曲

让世界的每个角落

都发出金黄色的属于我的伟大民族的

辉煌的轰响

 

哦,五线谱,我的土地

为了旋律般优美的时代和祖国

我向你扑去

象一颗太阳般的音符

象一颗涨满希望和期待的种子

向你扑去

执着地扑去……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