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室素描(二首)

一、年老的录音师

 

他稳稳坐着

坐在控制台后面

坐在他的位置上

 

也许是老了

那么多被歪曲的音乐

歪曲了他的脊骨

 

而心却没有被歪曲

他仍然稳坐着

象一个庄重的低音谱号

 

是的,他是个低音谱号

过去的岁月

都象迷人的华彩乐段一般流逝了

他却永远是这样深沉而稳重

从不让生命的旋律

爬上另一个谱表

 

灾难和不幸总是纠缠着他

高频声总在诱惑着他

而他至今还是坚定地

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当乐声象喷泉进发的时侯

他孩子般地笑了

他听到那充满力度的

主和弦的根音

……

 

 

二、年轻的歌唱家

 

她戴上耳机

从心的深处

轻轻滑出一个音符

 

此刻,也许只有她

才真正理解这个音符的份量

 

那音符

是在树林里采摘的

象果子那么清甜

是在大海里捕捞的

象海水一样透明

是在岁月里淘洗的

象星星一样晶莹

 

而今,它滑进磁带

滑进那么多的心灵

她不怕嘲讽

只怕它太粗糙

会刺伤那些美好的心

 

就让它去吧

就让这颗艰辛的结晶去吧

就让这个追求的使者去吧

去奏响生活的琴键

去每一个家庭共鸣

 

在没有掌声的地方

她倾诉着真诚的歌声

那真诚

便是世界的默许和肯定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