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曲

夜的帷幕被轻轻吹开

风是透明的

第一声

染满霞光的鸡鸣

顺着绿浪卷过

历史般高低不平的土地

融进了城市

雄浑而悲壮的汽笛

 

这是序曲

 

天空开始苏醒

阳光给它庄严的脸

抹上一层微微的笑意

无名的小虫和小草

演奏着无名的乐器

它们奏些什么

谁也不知道

冰川中幸存的生物

有权利表现自己

 

这是序曲

 

西洋铜管和江南丝竹

一齐嘈杂地响起

暴露着所有声音的秘密

立体交叉的七和弦

飞驰着特快列车的主旋律

神经衰弱的旅客

看着疯狂跳跃的音符

头晕目眩地叹息

 

这是序曲

 

世界没有昏迷

曙色在乌云的城堡里

挤出灿烂的交响诗

不死的大海

举起多情的火炬

点燃了每一个向阳的高枝

乐声掠过地平线

迎接肆虐的雨季

 

这是序曲

 

此起彼伏的乐队

各自表现优美的真理

电子猛烈地撞击

平炉迸出的钢流上

乐章的高潮正在涌起

奏鸣曲、变奏曲、回旋曲

中国在黄河的波澜中

自由地呼吸

于是,时代的报幕员

太阳般微笑着说

——这是序曲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