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之死

挺起的足尖

再也没能得到天空

我终于相信了死亡

相信了大提琴优美的哀泣

而我仍将为你欣喜

那下垂的手臂

已把数不清的灵魂

从沼泽地上托起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