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边上

——古诗:“黄河之水天上来”

 

拍天的怒涛上

我俯瞰着黄河

 

泥沙和山岭

汇聚成滚滚的巨澜

汇聚成民族沸腾的血液

带着愤懑、骄傲和信念

带着大海的向往

带着日月星辰和霞光

汹涌而下

从遥远的天际

传递着雷电的召唤

 

在峭壁的挤压下

黄色的历史

缓慢、沉重地

流过我

广阔而崎岖不平的胸膛

 

 

——民俗:“圣人出,黄河清”

 

“圣人出,黄河清”——

一个几千年的梦境

已经和迷人的神话一起

摇落在风云壮阔的黎明

川流不息的思想

卷着漩涡飞掠而过

浑浊而丰富

这是颜色的交响

生命永恒的宣言

 

有谁会相信

清澈和单纯

不属于冰冷的池塘

不属于寂静的死亡

 

回答我吧

地平线

有什么大堤

能把这流动的真理

禁锢和阻挡

 

 

——民谚:“跳进黄河洗不清”

 

我渴望着

暴风雨的时刻

跳进黄河

洗洗我被污染的

大脑沟回和身躯

在沉甸甸的水中

抒发每一个闭塞的毛孔

使自己变得充实

不再虚无,也不再轻信

 

我打捞起思想的沉船

收起堕落的锈锚

然后,把心灵高高升起

象饱经风霜而

永不满足的篷帆

在湍流中溯源而上

寻找遗失的过去

寻找民族的气节、智慧和刚强

 

 

——民俗:“大河后浪推前浪”

 

假如黄河

是纤夫宽阔的肩膀上

永远拉不直的纤绳

假如年迈的纤夫

背负着过多的痛苦和不幸

早已举步艰辛

那么,把纤绳交给我吧

——新一代的纤夫

 

我将挺胸前行

不再匍匐

也不再呻吟

让曙色从肩头

笔直地升上时代的头顶

照耀着古国的文明

我将拉着大地和历史

拉著蓝色的地球

向东方转动

 

绷直的纤绳上

缀满了千万颗金色的星

我用追求的心灵

刻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

光荣的墓志铭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