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深圳的海边

我坚实地

站在深圳温暖的海滩

站在大海与陆地的边缘

站在过去与未来的交接点上

让高高举起而接近天空的摄影机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胶卷上

留下一个普通劳动者的形象

留下一个普通而真挚的愿望

 

我是平原与山丘的儿子

也是海的儿子

所有人都是海的儿子

我站在这里

象圆明园废墟上的一根柱子

一根饱尝耻辱而永不屈服的柱子

在母亲的面前拍照

 

我不是为了纪念

不是为了悼念历史

才选择这个地方

 

深沉的海湾

是一个刻满象征符号的酒杯

盛满了一个多世纪的苦汁和泪水

阵阵涌来的波涛

仿佛还摇晃着当年铁链的阴影

那锁住整个国家和民族的阴影啊

和我沉默的倒影交缠在一起

严峻地

反射着剌眼的光芒

 

是的,仅仅是阴影

历史遗留在阳光下的阴影

这是夏天

我歌唱解冻的春天

也歌唱热气灼人的夏天

那到处有阴影游动的夏天

以及夏天的大海

我知道

没有阴影的大海

没有奋飞的手臂和桨橹的大海

是死海

 

因此,我站在这里

站在骄健地鼓动着生命力的海边

那些从鼻孔中哼出的轻松的曲调

那些在工地上一路洒来的纵情的笑声

那些五颜六色的游泳衣和太阳伞

还有暴虐的台风以及

永不沉没的木船、机帆船和巨轮

构成我的背景

构成一个睁开眼睛而崛起的

民族灿烂辉煌的背景

 

我就站在这里

以阳光般明亮的眼睛

审视脚下的大海

我凝望着渺小的鱼虫

那些人类胚胎的祖宗

也凝望着弄潮儿那胜利者的姿态

以及土地上矗起的大厦群

我开始懂得

我是未来

一切都有未来

而开放的大海

便是一切美好未来的发祥地

 

我站在这里

象圆明园废墟上的一根柱子

然而,我的肩膀

已不再支撑那沉重的岁月

我是建设工地的一部份

我属于新生的脚手架

属于涨潮的建筑群

属于大海和未来

 

于是

我和千百万挣脱了锁链而

巍然站立的普通劳动者一起

站在深圳夏日的海滩

站在母亲的面前

为我挺拔的身躯和自信的微笑

为我连接世界的大海和透明的天空

拍了一张照

 20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