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小学生诗歌节颁奖礼—音乐界:给孩子更风格多样的童谣 (南方报业网)

 

南方日报2012小学生诗歌节颁奖礼举行

2014-06-17 10:49:06作者:来源:南方日报

    “一群天使,带着天赋的光芒降临;他们的诗像闪电照亮天空,鸟鸣碰碎夜晚。”昨天下午,数百位“诗歌天使”降临到中山大学梁銶琚堂,参加2012广东小学生诗歌节颁奖礼。诗歌节今年3岁了,广东省副省长林少春、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郑德涛、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著名诗人谢冕、舒婷、骆英,省作协主席廖红球、南方日报社社长杨兴锋、南方日报社总编辑张东明、省教研院院长汤贞敏、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人民文学》副主编邱华栋、广东作家杨克等嘉宾与上千名观众一起参加了这场“诗歌的嘉年华”,并与小诗人互动。所有的节目都是由三届小学生诗歌节的优秀作品改编,并由孩子们自己表演。孩子们的快乐、童真打动了场内所有大小观众。

    舒婷为小学生诗歌节写下这样的寄语:“让我们怀想,让我们祝福——童年”,骆英祝孩子们“在诗歌的翅膀上飞翔”,谢冕则说小学生诗歌节是一个“创举”。在接受采访时,林少春说,看了这场颁奖典礼,很高兴看到小朋友用天真纯洁的眼光去观察和思考,他们的纯真是最真实的。他们把对生活的思考,情感的释放,未来的憧憬,用非常精炼和准确的诗句表达,想象力和创造力之丰富令人惊叹。他们传承了中国诗歌文化中的写景抒情传统,让人看到了诗歌文化未来的希望。

    “小小的我也有小小的愿望”

    •憧憬•

    “小小的我也有小小的愿望,我希望生病不用吃药,我希望白云变成棉花糖,我希望妈妈不会生气,我希望听见大自然的歌唱!”广州市聋人学校的孩子们朗诵的这首的《小小心愿,大大明天》感动了现场观众,虽然他们的发音并不标准,甚至有些咬字不清,但那种努力认真的姿态让观众为他们欢呼喝彩,一位妈妈告诉记者,她把这个节目录下来了,感动得差点流泪,“那些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聋人学校的党总支书记马丽告诉记者,这是孩子们第一次登上如此大型活动的舞台,“孩子们之前非常兴奋,但昨天来到现场彩排,看到这么多灯光和大屏幕都有点吓傻了,最后他们渐入佳境,找到了演出感觉。”

    “小小的愿望已经花朵绽放,为我喝彩,为我鼓掌”,马书记说,这首充满正能量的诗歌是聋校老师朱锐江创作的,希望以此传递聋人孩子的心声。“我们希望这些孩子能有更多这样的机会,和所有小朋友一起开心地成长,也希望他们能在活动中感受到真正的快乐,像一朵朵美丽的花儿绽放。”

    许多人认为聋人孩子的世界并不那么美好,但无论在台前幕后,记者发现,他们的世界同样很快乐,他们会和普通孩子一样围在一起讲笑话,然后咯咯地相视一笑,唯一不同的只是用一串飞快的手语表达。

    黄楚儿是这次诗朗诵中的小演员之一,她因为一次高烧失去了听力,她的妈妈黄玉告诉记者:“昨天楚儿还有一点感冒发烧,老害怕自己错过了演出,今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喊我赶紧给她量体温,一看没发烧高兴得不得了,还嘱咐我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演出之后,楚儿慢慢地说:“今天是我的大事,好开心啊!”小姑娘脸上洋溢着快乐。

    “爱做梦的孩子能写好诗”

    •童心•

    “舒婷老师,我在吃棒棒糖的时候、做作业的时候、发呆的时候能写出诗,您的诗歌灵感来自哪里?”在“小诗人对话大诗人”这一环节中,这一席可爱的发言让台下许多大人都笑了,让台上的舒婷也笑了:“我没有你那么幸福,吃棒棒糖的时候能写出诗。我在失眠的时候最有灵感,因为睡不着就会胡思乱想,然后就把这些想法用比较短的语言记录下来,这就是诗了。”

    孩子们的问题往往让这些“大人物”猝不及防。听完孩子关于“如何拥有想象力”的提问后,今年已经80岁高龄的谢冕直言:“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随后鼓励孩子:“做梦就会幻想,把它们记录下来就是诗歌,诗歌是做梦的产物。”另一位小学生则问谢冕喜欢什么类型的诗,谢冕说:“有充分的想象力、好听、文字漂亮。”这位小学生立即总结:“我知道了,谢冕爷爷喜欢爱做梦的孩子写的诗。”惹得谢冕在台上哈哈大笑:“我手写我心,你想到什么就把它写下来,这就不是梦了。”

    一些孩子的问题很深刻,比如一位小选手问骆英“作文为何总是表达不出自己想要表达的情感”,骆英则这样回答:“作文不是交给老师的,是把自己的心写给自己看,这才是创作。”骆英的这番话得到了许多孩子的认同,一位六年级的小朋友告诉记者,每次写日记时都文思泉涌,但到了写作文时却感觉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以前我觉得把自己的感情都写出来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好像让人窥探内心的秘密,但参加了诗歌节之后,许多老师告诉我要敢于表达内心的想法,我也正在尝试这么做。”

    我的诗真的能被唱出来吗?

    •梦想•

    “《妈妈,我很孤单》这首歌不仅表达了作者的心声,也表达了歌者的心声。”这首歌的作曲者、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副主席,广东省流行音乐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陈洁明告诉记者一个幕后的故事:这首歌的歌手罗凯文家住在惠阳,爸爸是做桥梁工程工作的,虽然家庭经济条件不错,但因为人跟着工地走,爸爸常常出差在外,很少与孩子相聚。这次得知孩子参与诗歌节颁奖礼,妈妈带着孩子从惠阳赶来,爸爸则从韶关工地赶来,陪着孩子完成了节目的录制、彩排和表演,整整呆了3天。“这次颁奖礼不仅给这个家庭创造了一个难得的团聚机会,爸爸也受到了教育,更加关心孩子了。”陈洁明说,孩子的诗歌拥有一种简单而神奇的力量,能够直接击中父母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小学生诗歌节的颁奖现场,还同时启动了“助童为乐”儿童诗歌音乐创作公益计划,用陈洁明的话说,这是“以歌为载体,让孩子的诗走向更加广阔的世界”。现场的所有歌曲都是由三届诗歌节优秀作品为歌词,由流行音乐协会的音乐人谱曲而成。朱尔的《挑妈妈》这首诗早已经在网络上走红,这次将诗谱成动感十足的舞曲,让许多家长和孩子耳目一新。“我喜欢《挑妈妈》,旋律好好听啊。这首歌听完一遍,就记住了。”担任颁奖礼小主持人的蔡思宇在后台对记者悄悄地说,说完她便哼了起来,一副浑然忘我的样子。

    一位来自揭阳的家长前天就特地请假带着孩子来到广州准备领奖,说到“助童为乐”儿童诗歌音乐创作公益计划将孩子的诗谱成曲,这位妈妈说:“这件事真的很有意义,孩子以前虽然也写诗,但总是缺乏耐心,有了这个平台,孩子们会更加有动力去创作。”一旁的小姑娘则问:“我的诗真的能被唱出来吗?”

    “这是孩子的一个大Party”

    •快乐•

    对于许多孩子来说,小学生诗歌节颁奖礼更像是一场属于他们的聚会,孩子们纷纷寻找自己的“同道中人”。小主持人蔡思宇虽然只有7岁,个头小小,上到舞台可一点也不带怯。“之前我只主持过学校里面的活动,今天场子好大,我有点紧张,但我觉得很快乐!因为这里有好多好多小朋友。”蔡思宇说。独唱《挑妈妈》的小歌手胡珏佳是一个实力小唱将,还在读幼儿园的她就已经拥有非常丰富的舞台经验。“我最喜欢《我以为》这个节目,因为里面(小演员)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觉得他们都表现得好好啊。”珏佳笑着说。

    广州少儿交响乐团负责此次颁奖礼的开场演出,虽然他们并不是小诗人,但也被这种快乐的氛围感染。来自星海附中的崔粲和朱婉琴都是小提琴好手,作为上了初中的哥哥姐姐,他们也乐在其中,“感觉就像是和小学生们开的一场Party”。他们没有参加诗歌比赛的经历,也没有写过诗歌,但“写诗和音乐都是艺术,其实我们都是在坚持自己的爱好,这样我们就觉得很开心了。”崔粲说。

    特别符合童真天真的味道

    各方反响

    文学界

    骆英(诗人):我看到了孩子发出最真实的声音,释放最原初的想象力,让我很震撼。

    邱华栋(《人民文学》副主编):作为一个从事专业文学工作的人来说,小学生诗歌节这个活动让我感到由衷的震撼和感动。我觉得小学生诗歌节给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我手写我心,孩子们有什么想法就自然、自由、自动地去表达,这样才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人民文学》是成年人的刊物,也是中国非常重要的文学期刊之一,我们曾经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刊登过很多儿童文学的作品,严文井的作品就是其中之一。近年来,我们似乎遗忘了儿童文学,现在我们应该把这一块捡起来,在杂志中收入孩子们的作品,为他们开辟一片天。

    其实孩子们的写作就像一面明镜,透过它我们可以看到成年人身上缺失的东西,让我们学会用另一种眼光看待这个世界。

    杨克(作家、诗人):今天的颁奖礼非常成功,是我看到的最好的这种类型的颁奖活动。我觉得它特别符合那种童真天真的味道,而且它特别顾及儿童,包括整个的表演。整个活动也很活泼,又很郑重,一点也不死板,包括那些歌,都是唱孩子们自己写的歌,特别是聋人学校表演的诗朗诵,我看了非常的感动,我当时看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印象很深的还有颁奖环节,不是像一般的颁奖活动那样,让礼仪小姐拿着奖状证书出来,而是安排了诗歌小天使,让小孩子们蹦蹦跳跳地拿着证书出来,非常活泼和有创意,既轻松又开心好玩。

    给孩子更风格多样的童谣

    音乐界

    陈小奇(广东省流行音乐协会主席):《我以为》这首歌原诗行文比较长,难度也比较大,从歌词的角度来看也并不是太规范。但从儿童歌曲作曲人的角度来看,孩子的诗歌最好不要去改动,尽可能保留孩子原有诗歌的样貌,体现出孩子原本的意思和节奏。在创作中我也遵循了这个原则,在实际操作中仅仅是重复了一句。我在出差的过程中改了两稿,回到广州之后又改了两次,前后四易其稿,最终完成了这首歌。从现场观看演出的效果来看,还是不错的,如果时间充裕,我可以做得更加完美一些。

    这次为小学生诗歌节优秀作品谱曲的活动,就广东省流行音乐协会来看,很多人都想报名参加,但首批数量只有10首歌。最早的时候是由协会下面的音乐创作委员会分配任务给平时比较活跃的那些音乐人,后来其他人听到消息后也纷纷报名要参加。今天,“助童为乐”儿童音乐创作公益计划正式启动,为此,省流行音乐协会专门成立了一个少儿诗歌音乐委员会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运作,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全国也没有人做过,现在适合儿童的歌曲也非常少,之前都是些大人写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个史无前例的创举。

    周小川(星外星文化传媒总裁):孩子的诗往往是最简单的,也是最纯粹的,许多作词人都有模仿他人的痕迹,变得模式化,但小孩不会,他们出人意料的想象力通常会让人大吃一惊。这次将孩子的诗谱成10首曲子非常好,像《挑妈妈》动感十足,非常活泼俏皮,适合孩子又蹦又跳。

    虽然风格不同,曾檐即兴创作的那一曲也很不错,我们不要低估孩子对音乐的容忍程度,好像小孩就必须听某种类型的乐曲,现在孩子对于不同音乐形式的感悟力都很强,像民谣、摇滚之类相对比较小众的曲风也能为许多孩子所接受,为孩子创作歌曲还是需要风格多样的尝试。

    每一个孩子就是一首童诗

    协办方

    徐航(佛山市禅城区委常委、宣传部长):今天听到非常多让人出乎意料的好诗,孩子们的创作真的是太棒了!这届小学生诗歌节有了很大的创新,让诗歌和音乐结合,以歌曲的方式进行传播,扩大了诗歌的影响力,也更有利于诗歌在孩子中传播。最触动我的演出算是聋校孩子们的诗歌朗诵,以后希望他们能有更多机会走上这样的舞台。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我们的孩子未来会是充满希望的,我诚挚希望小诗人能够踏上佛山这片土地,感受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进行一次文化之旅,收获创作的素材和心灵的感动!

    梁颂青(同济小学校长):每个孩子就是一首童诗,每一个生命都充满着诗意。让我们一起来呵护孩子的童心,培育孩子的诗心,欣赏孩子的童诗吧!今天的颁奖典礼让我非常感动,让我们一起尊重孩子,相信孩子,欣赏孩子,让生命因独特而精彩。

    台湾创作歌手曾檐:

    从童谣中感受自己的童年

    专访

    作为创作全能艺人和金马奖原创电影音乐奖得主,曾檐在小学生诗歌节上“露了一手”,现场用吉他为小朋友的《外面的世界》谱了一首带着浓浓民谣味道的歌曲,空灵的嗓音加上悠长的吉他声,营造了一种如梦似幻的仙境。谈到这首歌的创作,曾檐表示:“我希望用音乐的线条综合孩子们诗歌中的明确意义,用我的演唱将这一切传递出来,让大家在感性的层面上去领悟和感受诗歌与音乐碰撞在一起的美。”

    说到“助童为乐”儿童诗歌音乐创作公益计划,曾檐表示,这是一场非常有意思的活动,这也是她第一次参加有关诗歌的活动,“我觉得这个活动对孩子们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也是让他们施展才华的舞台。和孩子们沟通的方式有很多,以我个人来说,音乐也是其中之一,它非常直接、开放和简单,一段旋律、一首歌就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孩子们尤其如此,他们纯真简单,音乐可以毫无障碍地产生共鸣,进行对话。”

    曾檐说,她从小就喜欢听各种童谣,也想过创作童谣,“我上大学时脑海里就有许多童谣的旋律”,而这一次,曾檐笑称自己终于如愿以偿创作真正的童谣——由孩子写出歌词。曾檐表示,这次这首《外面的世界》带着幻想与憧憬,与自己的创作风格不谋而合,因此谱起曲来也格外得心应手,她也希望未来能有机会再创作此类的儿童歌曲。

    “让我最受触动的便是和所有孩子合唱《童年》,这首歌是孩子们的童谣,但也是我的、我们父辈等很多人的共同回忆,我们同台合唱是一种沟通与交融,每个人都在‘同一首歌’中感受着属于自己的童年。”

    本版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吴敏 周豫 见习记者 钟琳 实习生 高荧

来源:http://www.nfmedia.com/jtdt/jtxw/201212/t20121224_358847.htm

 2012/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