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音乐离“岭南style"有多远? (网易新闻)

 

广东音乐离“岭南style”有多远?(组图)

2012-11-25 14:14:44 来源: 羊城晚报(广州) 0人参与

 
 0
首届广东星海音乐节即将开幕,其高峰论坛主题为对话:岭南乐派。
广东音乐离“岭南style”有多远?

  首届广东星海音乐节即将开幕,其高峰论坛主题为对话:岭南乐派。

  从岭南画派到岭南建筑、岭南诗派……音乐界是否真的存在“岭南乐派”?不久前韩国的“江南style”风靡全球,岭南乐派是否也有发展成“岭南style”的文化潜力?欢迎读者参与讨论。

  羊城晚报记者 李雯洁 实习生 于艳芳 朱雪琴

  “岭南风”是时代的选择

  羊城晚报:您的一些经典作品,像《涛声依旧》、《九九女儿红》,都已经唱红了大江南北,能不能从您自己的角度谈谈当时的创作情况?

  陈小奇: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创作,第一首获奖作品是1985年的时候,当时广东搞了十大金曲和十大歌星的评选,全国第一次这么搞,那时我是第一次去参赛。我是1983年开始创作的,当时创作了一批带有古典韵味、民族风格的流行歌曲,创作的动机就是鉴于当时的流行音乐被妖魔化、庸俗化,在很多人眼中,流行音乐都是很不入流的,所以就想创作出一批能够让文化界、新闻界都能够接受的音乐,目的是改变流行音乐的这么一个地位。我的观点一直都是,流行音乐只是一种形式,一种载体而已,并没有高雅与庸俗之分而已。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的东西就是地域环境、人文环境就可以影响到一个人的审美情趣和审美观念,包括民歌的产生其实也是如此,西北高原上整个产生的是西北方的东西,在江南那一带就只能产生江南小调,道理是一样的,在广州这个地方我们不可能去写那些充满风沙味的东西,我们写的东西肯定是充满南方味的。

  羊城晚报:这些歌曲红遍大江南北原因在哪里呢?

  陈小奇:每个作品它的流行都有它的道理,包括你的词、你的曲、你的编配、你的演唱,还有你的制作、你的推广力度和时机,如果缺一个环节,它都出不来,但就算你什么东西都抓到了,也未必都妥了,这些东西还有一些运气成分在里面。从创作者角度来说,首先我当时就考虑两点,一就是符合当时的思潮,当时的老百姓在想些什么,像《涛声依旧》当时在写的时候,就是全国都有一种怀旧思潮在里面,这首歌里怀旧的那种概念被大家接受了,当然歌曲好不好听是另一回事了,从内容上说,包括李春波写的《小芳》,当时也是大家一种知青情结,当时需要这么一个作品,正好符合大家的需要,它是被选择的,不是通过自己去选择了这样一个流行,而是被流行所选择了;那么从音乐上来说,也得符合当时整个时代的审美倾向,那个时候喜欢什么样的歌曲,你的风格可能就得正好是符合大众的需求。为什么广东岭南风那批东西会在上个世纪90年代冒出来?因为80年代后半期基本是西北风,西北风是一种很鲜血型的、很激情的,而且很乡村的,那些作品红了几年之后,大家产生了一种审美疲劳,需要一种新的东西去代替他们,而且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更需要一种都市化的歌曲,优美的好听的歌曲出现,那么岭南风实际上是在那个时候产生出来的,它是一个时代的选择。

  为中国人服务不排除走向世界

  羊城晚报:“岭南乐派”这个概念是否成立,这个概念和广东流行音乐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陈小奇:这个概念是肯定可以成立的,实际上我们在几年前就开过研讨会,当时我们提的不叫“岭南乐派”,我们叫“南方乐派”,实际上这两个差不多。广东它当然可以提出这么个乐派,这么一种口号,既然有岭南画派,怎么不可以有“岭南乐派”呢?它的产生本身就已经是一个现实了,只是我们需要从理论上进行提炼和归纳而已。

  羊城晚报:您觉得“岭南乐派”它在地域、题材、创作者这些方面有没有一些界定呢?

  陈小奇:这个需要研讨会来解决,首先来说,作为岭南乐派的这种音乐人也好,作品也好,我想大部分还是要取决于在广东这块土地上、工作过的一些人为主,有些人虽然是广东人,但长期在国外或者北方,这方面可能就属于比较边缘性的。从广义上来说,都可以纳进来,但从狭义上来说,就更加注重在广东这个地方产生的东西。

  羊城晚报:流行音乐要求走市场化、产业化路线,那么市场就要求它是多元化的,那这个多元化的流行音乐怎么又成了一个乐派呢?

  陈小奇:统一的乐派,只是从审美观念上提出来的,并不是说所有的个体选择都是一个模式,都一样地写出来,那也就不叫“岭南乐派”了。“岭南乐派”本身就是一个多元的文化、混杂的。实际上,岭南画派也是多元的,是跟时代结合得很紧的这么一个东西,鼓励各种各样的创新,这是岭南画派当时的灵魂,“岭南乐派”我想同样也是应该鼓励这一点。当然也不是强求它按照什么模式去写,每个人按照自己的风格气质去创作,那他的风格气质肯定会受到岭南这个地方的影响,那么必然出现共同的地方。更加强调那种优美的含蓄的,这种可唱的东西,它的风格上会向这方面靠拢些,但这种东西不可强求,它是自然产生的。

  羊城晚报:“岭南乐派”之所以形成影响力这么大的一个地域性的音乐,是否和它前期的商业策划、走市场化路线有明显关系呢?

  陈小奇:当然有明显的关系。因为从一开始,广州就是围绕市场进行创作的,所以我当时很早的时候跟刘欢探讨过这个问题,因为北京当时提出流行音乐是卡拉ok的敌人,认为卡拉ok制约了流行音乐的发展。我们的观点是相反的,我们认为卡拉ok是流行音乐的朋友,我们现在判断一首歌曲是否流行,看它在卡拉ok里面有没有人唱,很多人都在唱的话,这首歌肯定是流行歌曲。那我们现在这些歌曲是为谁服务呢?不是为鬼佬外国人服务的,首先是为我们中国人服务的,当然我们不排除说要走向世界,我们也在努力,但是首先第一步,你必须让中国老百姓喜欢,这是最关键的,而且一首歌在卡拉ok里没有人唱的话,你说是中国老百姓喜欢,你说是谁喜欢呢?这不是一个自娱自乐的事情,我们面对的是这个市场,这个社会,写的东西就必须在社会上产生效应,产生效应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有人喜欢、有人唱。

  新媒体走出“岭南style”

  羊城晚报:是不是“岭南乐派”的提出它的初衷也是为使乐坛更加市场化、更加深入人心呢?

  陈小奇:这个口号必定是为推动这个行业或产业向前发展而提出的,否则它的提出就毫无意义了,难道我们是为了固步自封,搞一个笼子都装进去拉倒吗?!

  羊城晚报:您觉得是否还是有些岭南歌曲和“岭南乐派”这个概念不相容呢?

 

  陈小奇: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就看我们怎么来定义“岭南乐派”,它有广义的定义和狭义的定义。广义的话,它就是多元的、宽容的这么一种东西,就是广东的整个社会特色;从音乐上也会各种各样的风格都容纳进来,形成“岭南乐派”这种风格。从狭义上来说,我更倾向于说符合岭南人的这种气质的、性格的这么一种音乐。

  羊城晚报:“岭南乐派”近些年来的发展,是否秉承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那种细腻、贴近生活、比较鲜明的南方特色,有没有发生变化?
  陈小奇:在我看来,总体上,并没有发生变化,因为每个人的气质实际上是早就定下来的,一个人不可能改变气质和性格,也就是创作万变不离其宗。这些年来,更多是在新媒体、一些新的音乐人的诞生。因为乐派必须是一个动态概念,不是说以前那些人是“岭南乐派”,现在那些就不是了,那样的话,我们就太狭隘了。

  李雯洁、于艳芳、朱雪琴
(本文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

来源:http://news.163.com/12/1125/14/8H5NKL4000014AED.html

 2012/11/25